我将把科研生涯的最后时光奉献给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我将把科研生涯的最后时光奉献给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

图片 1

图片 2

5月4日,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巴里·夏普莱斯与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签约,并表示“将把科研生涯的最后时光奉献给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

5月4日,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巴里·夏普莱斯与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签约,并表示“将把科研生涯的最后时光奉献给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

丁奎岭

丁奎岭院士正在指导青年科研人员做实验

5月4日,青年节。一位年逾古稀的诺奖得主和一个有着超过66年历史的国立研究机构,因为青春结缘。

图片 3
图: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巴里·夏普莱斯

图片 4

在过去的100多年里,合成化学在人类健康、生命科学、现代农业、材料科学等方面为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合成化学区别于其他学科的最显著特点就在于它具有强大的创造力。”中科院院士、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所长丁奎岭说,“如何通过合成创造价值、用分子影响改变世界,是一名化学家的社会责任与重要使命。”丁奎岭为之坚持不懈地奋斗了30余年。

当天,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巴里·夏普莱斯与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签约。作为特聘教授,他将在上海有机所建立独立的“点击化学”实验室,并招收研究生、培养博士后。

5月4日,青年节。一位年逾古稀的诺奖得主和一个有着超过66年历史的国立研究机构,因为青春结缘。

高性能聚烯烃装置

优雅、有深度的化学研究

“我将把科研生涯的最后时光奉献给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夏普莱斯说。

当天,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巴里·夏普莱斯与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签约。作为特聘教授,他将在上海有机所建立独立的“点击化学”实验室,并招收研究生、培养博士后。

图片 5

中科院上海有机所是丁奎岭科学梦想开始的地方。

因氟结缘

“我将把科研生涯的最后时光奉献给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夏普莱斯说。

有机所大门入口

1998年,在中科院院士、时任上海有机所所长林国强的举荐下,当时正在日本做访问学者的丁奎岭举家回国,作为中科院“百人计划”研究员,来到上海有机所工作。“我们给的职称和个人待遇并没有优势,甚至还不如他原来的岗位。”林国强院士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依然感慨,“但他还是满怀热情地加入了我们研究所。”

与国内其他单位引进诺奖得主不同,这次是夏普莱斯主动向上海有机所抛出橄榄枝。因为这里的氟化学团队成果迭出,“上海氟”的名头在世界上非常响亮。

因氟结缘

图片 6

“因为我知道,这里是中国有机化学研究的最高殿堂。”丁奎岭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我相信只有在这里才能更好地实施我想做的科学计划,实现自己的科学梦想。”

而夏普莱斯的新研究恰好需要大量氟化学研究的支撑。2001年,他因“手性催化氧化反应”与另外两位科学家分享了诺贝尔化学奖。事实上,在此之前的两三年里,夏普莱斯已经改变了自己的研究兴趣。原因是他发现了另一种他认为更有趣、更重要的反应:在催化剂的作用下,炔烃与叠氮化合物可以非常迅速地发生反应。这被夏普莱斯称为“点击化学”。由于这类反应及其产物在药物发现、生命科学、材料科学等领域有着广阔的应用前景,因此立刻引起科学界的高度重视。

与国内其他单位引进诺奖得主不同,这次是夏普莱斯主动向上海有机所抛出橄榄枝。因为这里的氟化学团队成果迭出,“上海氟”的名头在世界上非常响亮。

锂同位素分离车间

丁奎岭回国之初,在当时的化学领域中,手性催化研究很热。当2001年的诺贝尔化学奖颁给了研究手性催化领域的三位科学家后,这个领域渐渐冷了下来,一些人改变了研究方向。而丁奎岭认为这一领域存在的挑战远远超过已经解决的问题,没有原创性的基础研究作为支撑,很难实现真正的高技术创新,高水平的成果转移转化就更无从谈起。

“他最近发现的另外一个点击化学反应,是以氟元素作为基础的研究,需要用到大量的氟化学。”中科院院士、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所长丁奎岭告诉记者。

而夏普莱斯的新研究恰好需要大量氟化学研究的支撑。2001年,他因“手性催化氧化反应”与另外两位科学家分享了诺贝尔化学奖。事实上,在此之前的两三年里,夏普莱斯已经改变了自己的研究兴趣。原因是他发现了另一种他认为更有趣、更重要的反应:在催化剂的作用下,炔烃与叠氮化合物可以非常迅速地发生反应。这被夏普莱斯称为“点击化学”。由于这类反应及其产物在药物发现、生命科学、材料科学等领域有着广阔的应用前景,因此立刻引起科学界的高度重视。

中科院上海有机所充分发挥有机化学的创造力,强调与生命科学、材料科学的交叉融合,在“基础研究、高技术研究和产业化”等方面积极探索可持续发展模式。

他带领的团队不仅创造性地将组合化学方法与不对称活化以及手性放大等概念结合,发展了多个系列高效、高选择性新型催化剂,而且针对手性催化剂负载化中存在的难题,突破传统思路,基于分子组装原理,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了手性催化剂的“自负载”概念,实现了多个非均相不对称催化反应的高选择性、高活性以及简单回收和再利用。

于是,夏普莱斯首先想到了上海有机所——这个被国际同行称为“上海氟”的团队。

“他最近发现的另外一个点击化学反应,是以氟元素作为基础的研究,需要用到大量的氟化学。”中科院院士、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所长丁奎岭告诉记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