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记者协会获悉结果后表示,无国界记者组织发表2019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

香港新闻自由排名下跌3位。

香港记者协会获悉结果后表示,无国界记者组织发表2019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加拿大智库弗雷泽研究所(The Fraser
Institute)日前公布“2018年人类自由指数”,记录了2015至16年在“人类自由”的变化。在全球162个国家或地区中,香港总体排名第3,比去年跌一位,整体评分跌0.08分,中国大陆则排名135,台湾第10。排名第1的是新西兰,前10名余次为瑞士、香港、澳洲、加拿大、荷兰及丹麦并列第6、爱尔兰及英国并列第8,台湾、挪威及芬兰并列第10。  报告发现人类自由与民主之间有着牢固的关系,而香港正好是一个突出的例子。报告指出香港2014年是全球最自由的司法管辖区,但到2016年排名已跌至第3名,在分数上更自2013年起一直下跌。报告直指香港自由自2013年衰退,与中国主席习近平同年上任“很难说成是巧合”。  RSF公布年度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中国位居第176位
RSF网站  长达406页的报告由弗雷泽研究所、美国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及德国腓特烈·瑙曼基金会(FNF)共同制作并发表,在人类自由的总评分下细分个人自由及经济自由两项评分,其中香港经济自由得第一名,但个人自由仅32名。  弗雷泽研究所每次发表报告,都会花一定篇幅提及香港近年状况,并表示预料香港评分未来继续下跌,不感意外。报告提及铜锣湾书店事件,指事件违反基本法,并以此作例说明中国对人类自由的威胁。报告亦提及数以千计人士在选举中投票支持有独立倾向的候选人,此举引来大陆方面加强介入香港事务,损害自由。  报告指出,在个人自由指数方面,中国的排名是141,经济自由指数是108,总体排名是135。尽管近年来“依法治国”已经成为中共的口头禅,但报告给予中国的法治只有4.7分,个人迁徙行动自由只有3.3分,宗教自由3.7,而公民结社集会自由,更是令人惨不忍睹的1.5分。  这项调查从2008年开始,今年有3个新的国家的指数被计算在内,分别是白俄罗斯、伊拉克和苏丹。  以0至10分为最佳分数计算,全球162个国家的人类自由平均指数在2016年是6.89,如以今年跟去年的报告比较,平均指数些微下跌了0.01。自2008年开始计算自由指数以来,全球的平均亦轻微下跌了0.06,上升的有56个国家,下跌的有81个。  拥有自由指数较高的国家,个人每年平均收入较其他国家为高,达到3.9249万美元,而低自由的国家,个人每年平均收入只有1.2026万美元。

其他报道:升小学后跟进治疗急减 自闭童情况倒退 家长指政府支援现断层

2016年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无国界记者”组织图片)倡导新闻自由的
“无国界记者”组织星期三(4月25日)发布“2018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在报告评估的180个国家中,中国的新闻自由度持续排在第176名,位列倒数第五。这个总部设在巴黎的非政府组织说,习近平治下的中国正越来越趋近于当代版本的极权主义。在他的第一任期内,中国大规模使用新科技让审查和监控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外国记者越来越难在中国开展工作。普通公民仅仅因为在社交媒体平台通过私信分享内容都可能入狱。报告称,中国目前拘押了50多名专业和非专业的新闻工作者,其中很多人受到虐待,缺乏医疗护理,生命堪忧。报告列举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曾获颁“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奖的刘晓波和异见博客作家杨同彦为例。他们二人去年都因癌症去世。在监禁期间,他们无法获得医疗。一天前,世界最大的国际性记者组织“国际记者联盟”发表声明,对目前正被中国拘押的“六四天网”网站人黄琦健康持续恶化表示严重关切。据他85岁的母亲说,黄琦罹患多种严重疾病,近来全身浮肿,病情加重。她担心儿子会病死在狱中。中国最新一起因言获罪的例子是江西网络作家叶启明。这位36岁的网络作家据报因涉嫌“寻衅滋事”于本月中被刑事拘留。他的哥哥从警方处证实,叶启明是因为写文章被抓。此前,他发在网上的文章经常被删除。他本人也多次被国家安全人员约谈。“无国界记者”的报告说,在世界范围内,中国政府输出压制手段、信息审查系统、互联网监控工具,试图建立一种“在其领导下的新世界媒体秩序”。这种国家控制新闻和信息的中国模式,以及公然打压所有形式公民抵抗的做法正为亚洲其它国家效仿,特别是在越南(175名)和柬埔寨(142名)。报告说,中国模式的影响也波及泰国(140名)、马来西亚(145名)和新加坡(151名)。“无国界记者”汇集的信息显示,香港和台湾的新闻自由指数各上升了三位,分别排在第70位和第42位。该组织说,这两个地方都要对抗中国日渐强大的影响力,尽管方式不同。去年4月,“无国界记者”组织在台湾设立了第一个亚洲分支机构。该组织秘书长德勒瓦(ChristopheDeloire)说,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台湾是“亚洲最自由的地区”。德勒瓦说,他们原计划在香港设立这个分支,但是无法确定该组织的活动是否能得到香港的法律保障。他们也担心在香港的工作人员可能受到监控。“2018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说,亚太地区仍然是全世界侵犯信息自由最严重的地区。在180个国家中,朝鲜的排名依旧垫底。报告说,智能手机近来在朝鲜普及,遗憾的是,国家对通讯和内联网的严苛管控也相伴而来。朝鲜中央通讯社是该国媒体唯一授权的新闻来源,仅仅是阅读、观看或收听外国媒体都可能被投入集中营。在世界其它地方,报告称,中东/北非地区的媒体自由度下降最为严重。叙利亚(117名)和也门(167名)的持续战争;埃及(161名)、沙特阿拉伯(169名)和巴林(166名)的恐怖主义指控,都让那里成为对新闻工作者而言最危险的地区。报告也指出,对媒体和新闻工作者的仇恨在增加。政治领导人公然显露这些敌意,不仅是威权主义国家的“政治强人”,越来越多的民选领导人不再将媒体视为民主不可获缺的基石。在谈到美国时,报告说,在川普总统的领导下,以宪法第一修正案着称的美国新闻自由指数比去年又下滑了两位,位列第45名,“乐于抨击媒体的川普将记者称作‘人民的敌人’,斯大林也曾用过这样的说法。”“无国界记者”每年公布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榜单。北欧国家常年居于榜首。挪威连续第二年被评为全世界新闻自由度最高的国家。

无国界记者组织发表2019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香港排名第73,按年下跌3名。在报告提到的全球180个国家和地区中,香港排名第73,较去年下跌3名;中国跌1名,排第177;挪威连续3年蝉联冠军,芬兰及瑞典排第二及第三;北韩及土库曼排尾两位。报告形容全球新闻自由环境笼罩恐惧气氛,多国领袖对记者抱有敌意,暴力对待记者事件增加。

香港记者协会获悉结果后表示,虽然本港新闻自由排名上升,但仍未见乐观;又引述最新一份香港新闻自由指数调查结果表示,73%受访本港新闻工作者认为,自由概况较一年前倒退。大部分新闻业界和公众人士均表示,来自中央政府的压力正在损害香港闻自由。

其他报道:涉以泰星斑冒充东星斑 超市特许鱼档负责人违例罚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