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联合国人口基金第七周期性别平等项目,在安徽省长丰县新生儿若随母亲姓的家庭

【热点综述】

安徽消息孩子随母姓,奖励1000元,成为安徽省长丰县的新鲜事。记者昨日从安徽省合肥市长丰县获悉,作为联合国人口基金第七周期性别平等项目试点地区,长丰县已有近30户新生儿家庭主动申请新生子女随母姓。​装一网​为此编辑报道。
随母姓奖励
安徽消息孩子随母姓,奖励1000元,成为安徽省长丰县的新鲜事。记者昨日从安徽省合肥市长丰县获悉,作为联合国人口基金第七周期性别平等项目试点地区,长丰县已有近30户新生儿家庭主动申请新生子女随母姓。装一网为此编辑报道。
长丰县人口和计生委副主任龚存兵介绍,长丰县在下塘镇、左店乡、朱巷镇等项目试点镇进行倡导,倡导新生儿可以随父姓、随母姓,或随父母双姓。其中对随母姓的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并用村规民约的形式予以固定,从而慢慢淡化父姓意识,淡化传宗接代意识,推进性别平等。
目前,长丰县下塘镇等试点乡镇近30户新生儿家庭主动申请新生子女随母姓,乡镇给予每户1000元奖励。奖励政策不光针对修订村规民约后随母姓的情况,村两委对于此前已经随母姓的家庭也给予同等奖励。
孩子出生后随父亲姓,还是随母亲姓?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前者。前日中国/联合国人口基金第七周期社会性别平等项目外部评估考察座谈会在合肥市长丰县举行。记者从会上获悉,长丰县作为国家确定的试点县,掀起性别平等的“姓氏革命”。在试点乡镇孩子如果随母亲姓,能拿到1000元奖励。网友:现在改还来得及吗?

图片 1

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只有男性才可以传承姓氏,几千年来,新生儿取名基本都随父亲姓氏。由于姓氏继承客观上属于男性的特权,因此在理论上,要追求社会性别的平等,破除男性的姓氏特权就成为极具象征意义的行动。安徽省长丰县在“男女平等”的名义下掀起“姓氏革命”,不是没有来由的。但这还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因为男性享有姓氏特权,在部分传统意识较强的国人头脑中,为维护姓氏的时代延续,唯一的办法就是确保每一代至少有一个男性的新生儿,由此造成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就是新生儿性别比例的失衡。

传统观念中只有男性才可以传承姓氏,延续香火,因此新生儿出生后取名字基本都会随父亲的姓氏。不过,在安徽省长丰县新生儿若随母亲姓的家庭,可获得1000元奖励。目前,该县下塘镇、左店乡、朱巷镇等乡镇,已经有30户新生儿家庭主动申请了新生子女随母姓。

宿州装一网摘自搜狗新闻

————质 疑 “ 姓 氏 革 命” ————

解决新生儿性别失衡问题当然重要。这不但关系到民族的未来,还直接影响到大量青年未来的婚姻,“光棍”过多,在任何社会都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甚至可能带来社会不稳定,这绝非危言耸听。但从人口社会学的研究成果中不难发现,造成性别失衡的深层次原因并非姓氏文化,而是女性的社会地位。说白了,男性的姓氏继承特权不是性别不平等的原因,而只是其结果:因为男女不平等,所以需要拿姓氏继承上的特权来作为一个标志。所以,一旦男女平等了,姓氏继承权上的男女不平等自然也会消失,没必要仅仅为了姓氏随父还是随母而大动干戈。

【热点背景】

✪ 杨支柱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至于出生性别比例失衡,主要也是男女不平等的结果,传统观念对此有影响,但影响并不像有些人想象的那么重大。当年唐明皇宠幸杨玉环,“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轻易就能改变的生育习惯,能称得上“传统”或“文化”吗?同样道理,长丰县不过奖励了区区1000元,就让数十户家庭变新生儿姓氏随父为随母,这足以说明经济利益要比文化观念的威力大得多。

从2011年开始,长丰县被评定为“中国/联合国人口基金第七周期性别平等项目县”,项目周期五年。计划通过项目的实施,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增强社会性别平等意识,提升农村生育女孩家庭的发展能力,进而形成可推广的社会性别平等干预服务模式。

性别平衡疑是幌子

说到这里,所谓“姓氏革命”的合理性就出现了一个大漏洞:如果姓氏继承权和性别失衡同样都是男女不平等的结果,那么仅仅改变其中一个结果,即姓氏继承,就能够影响性别失衡吗?换句话说,仅仅让农民接受“随父随母一个样”的观念,就足以让他们相信“生男生女一个样”是生活的现实?如果男性作为劳动力仍然是养老的主力军,如果基层政治生活中仍然是男性掌权,如果各种机会仍然向男性倾斜,仅仅一个“剥夺姓氏继承权”就足以让农民改变生育时对婴儿的性别偏好,进而彻底解决新生儿性别比例失衡问题?如此乐观的态度不是过于幼稚,就是执迷于“文化决定论”,相信改变观念就足以改变世界。

我国传统观念中只有男性才可以传承姓氏,延续香火,而新生儿沿袭父亲的姓氏,被看做传宗接代的重要标志。在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时,长丰县男女性别比例将近130:100(正常比例为103:100-107:100)。针对男女性别比例失衡的问题,长丰县政府在2011年开始“想点子”,其中一条就是开展了“姓氏改革”——即倡导新生儿可以随父姓,随母姓,或把父母的姓氏都加到名字中。其中,对随母姓的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对新生儿跟母亲姓的,直接给予现金奖励1000元,对此前已随母姓的家庭,也给予同等奖励。

2014年8月上旬,安徽省长丰县“中国/联合国人口基金第七周期性别平等项目”及其成效被中国大陆的媒体广泛报道,其中“儿女随母姓奖励1000元”的做法引起了舆论热议。

在中国农村,传统观念确实还有很大市场,在生育问题上,传统性别观念仍然影响着许多育龄夫妇的生育意愿,新生儿性别比例失衡仍在继续就证明了这一切。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生育时的性别偏好已发生明显改变,其产生原因主要不是观念革命,而是男女在社会权利,首先是就学和就业上越来越趋于平等。不看到这一点,盲目相信传统和观念的力量,会让我们探索男女平等的努力偏离正确方向。

【热点分析】

已经有不少人对安徽长丰的所谓“姓氏革命”进行了批评。有人质问用公共资金干预公民家务事的正当性——龚存兵承认项目经费“主要来源于联合国人口基金项目第七周期的资金,还有一部分是从县财政给予的配套专项资金”。有人怀疑:招赘的和不在乎孩子跟谁姓的根本无需奖励,在乎“香火”的会因为1000元而改变主意?有人直言:“男孩跟妈姓奖1000元、女孩跟妈姓奖800元”本身已说明歧视女孩的就是卫计委自己。有人从技术上批评这种做法的可行性:夫妻同姓的奖不奖?拿了奖励再改姓要不要退钱?孩子成年后自己要改姓父母是不是要退钱?监督别人一辈子“行不改姓”的成本恐怕是1000元奖金的10倍都打不住!也有人嘲讽说,“如果改随邻居姓,建议奖励5000元,打击传宗接代思想的效果更好。”

在长丰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龚存兵看来,对随母姓的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可以慢慢淡化传统观念中对男孩的偏爱。龚存兵表示,提倡新生儿随母亲姓,并不是绝对的一刀切。长丰县采取的是鼓励加引导的方式,“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提倡一种理念,家里生了孩子想跟谁姓就跟谁姓。”龚存兵说,如今长丰县的男女比例已经由130:100下降为114:100。

这些评论不失敏锐,但显然存在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问题。他们忽视了性别失衡问题在中国产生的背景。

[原因]

诚如长丰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龚存兵所言,“姓氏革命”只是项目的小部分内容,据“中安在线”2014年8月1日的报道《长丰县开展“三大革命”消除性别歧视》,该项目还包括“厕所革命”(要求全县范围内新建公厕男女蹲位比例要达到1:1.5以上,长丰县据此新建、改造的公厕已达24座)、移风易俗、建立女孩免费健康体检档案、扶助女孩上学就业等内容。“厕所革命”和部分移风易俗的内容笔者大致是赞同的,但建立女孩免费健康体检档案、扶助女孩上学就业等内容就至少涉嫌对男童和男生的歧视。

在我国,子女姓氏随父姓,在一定范围和程度上,已成为一种传统文化习俗。然而,随父姓这一传统却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重男轻女”之风。据学者调查研究,父系姓氏更容易让人们产生“生女不生男是断后”的错误观念。虽然我国计划生育国策实施以来,人口增长有所放慢、男女比例趋向好转,但超生现象依旧存在、男女比例在一定程度上依旧失衡,这与不在少数的人把生儿子视作“传宗接代”不无关系。“儿子才是传后人”很大程度在于父系姓氏的保留和传递。

自2008年起,长丰县就开始为全县农村0~4岁女婴建立了免费健康体检信息档案,并每年开展一次免费健康检查活动。据统计,该县至今已建立女婴档案35560份,开展免费健康检查8万余人次。

[影响]

幼儿保健何以竟将男童排除在外?莫非因为男童数量多于女童,国家就任其生病、死亡?这样的做法已经不仅仅是歧视,而是残忍了。又为什么要在升学、就业方面优惠农村女生,这不是存心把农村的女孩送进城市、让农村的适婚年龄段性别比进一步失衡吗?想让更多的男性青年农民终身娶不到媳妇?这到底是为了性别平等还是为了减少人口?笔者不是反对在就业培训和升学上照顾农村女孩,而是认为处于相同社会、经济条件下的农村男孩同样需要照顾。照顾的方式也不应该是加分,而应该是加大上级财政转移支付、缩小基础教育城乡差异。由于中国大陆的考试偏重记忆力测试,总体上女生相对于男生在录取数量上已经占据优势,根本不需要性别照顾。

积极方面:“这是一种蝴蝶效应。”龚存兵说,社会性别不平等现象,除了姓氏传承之外,公厕男女厕位比例的悬殊、歧视女性的民风民俗等,都是主要表现。除了“姓氏革命”,在长丰县,为了推动社会性别平等,有关部门还推进了公厕变革、民风民俗变革。具体来说,就是政府部门通过制定政策,在公厕建设、改造时,男女厕所蹲位数原则上按照1:1.5以上比例设计;在引导村民修改村规民约时,梳理出带有歧视女性的条款。

至于“姓氏革命”,连卫计委自己也承认,它与计生委的首要职责——减少中国出生人口相联系。龚存兵说得很清楚,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淡化父姓意识,淡化传宗接代意识,推进性别平等”,在“姓氏革命”中“淡化传宗接代意识”是比“推进性别平等”更优先的目的。安徽网转《合肥晚报》2014年8月5
日的长篇报道《长丰回应“姓氏改革”争议:初衷只想淡化传宗接代思想》,更是连题目都直奔“姓氏改革”的这一真正目的或优先目的。舆论对此视而不见,可见计划生育意识形态早已深入中国人的骨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