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是城市低收入家庭无奈选择,重庆市民黄华的孩子今年秋天就该上幼儿园了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地,孩子入园难的问题引发了更多担忧。一些无证幼儿园纷纷开张,虽然存在各种安全隐患、办学条件不佳,但依然有家长送孩子就读。不少地区采取措施整顿无证幼儿园,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学前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

  “黑”幼儿园是城市低收入家庭无奈选择,专家建言——

公办幼儿园的大门难进,有家长为了报名翻园墙挤破头;民办园每月保教费两三千,读个幼儿园比上大学还烧钱……半月谈记者在重庆主城区采访发现,幼儿入园普遍面临多重困境:公办园学位少挤不进,优质民办园收费高上不起,普惠园又普遍被视为低质园不愿上,家长对优质学前教育的需求亟待满足。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2名孩子即将进入或正在上幼儿园的家长进行了一项调查。调查中,56.0%的受访幼儿家长称身边有无证幼儿园。对于无证幼儿园,50.0%的受访幼儿家长支持管,36.3%的受访幼儿家长支持关。受访家长对幼儿园最看重的三个方面是校园安全管理到位、食品卫生有保障和老师是正规幼教专业毕业。

  无证幼儿园整改不能“一刀切”

  公办园奇缺:

对于无证幼儿园,50.0%受访家长支持管,36.3%受访家长支持关

  公办幼儿园供求失衡旧疾未愈,民办幼儿园拜金成风新病又生。本刊连续两周报道了南京适龄幼儿入托难问题。那些无法挤进公办幼儿园的孩子怎么办?那些家长承担不起民办园高价学费的孩子又将去哪?在近期的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在公立幼儿园和不多的几家民营幼儿园被挤破门槛时,许多无证幼儿园也悄然而生。

家长为报名“翻园墙、挤破头”

在上海打工的高可欣是一名4岁孩子的妈妈,她坦言自己身边就有家长把孩子送入小区艺术培训机构办的幼儿园。“这些幼儿园规模小,教学水平也低,甚至存在安全隐患,但是离家近、费用低,虽然作为家长,也希望孩子接受更好的学前教育,但是大多家长对幼儿园的诉求主要还是‘有人看孩子’。公立园太难进,一些私立园学费又太贵,动辄三四千,所以就把孩子送进无证幼儿园”。

  这些幼儿园在设施、饮食、教育、安全等方面存在着诸多隐患,但也给孩子入托难的市民解了燃眉之急,更折射出城市低收入家庭和外来务工人员的无奈。

重庆市民黄华的孩子今年秋天就该上幼儿园了,但去哪儿上现在还没着落。“原本想找个公办园,娃儿在里面放心些。结果来回折腾了一两个月也没个结果,真是心累。”黄华说,跑了10多家幼儿园,都说收不了,早就报满了。

河北某县公立幼儿园教师李英告诉记者,大概从10年前开始,她所在的县陆续出现很多私立幼儿园,其中不少是资质不达标、证件不齐全的,而且多开在城乡接合部。但是近几年,这样的幼儿园少了很多。“现在办得好一点的私立幼儿园都被教育局纳入了监管,存在问题的纷纷被取缔,家长对于幼儿园的资质也越来越重视”。

  实地探访

在重庆,公办幼儿园成为“一位难求”的稀缺资源。

调查中,82.8%的受访幼儿家长表示自己的孩子正在或有望进入正规幼儿园就读,10.4%的受访家长坦言不能,6.8%的受访家长表示还不好说。

  没有滑梯,院子也很小

重庆市教委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主城28.3万学前教育儿童中,只有15%可以上公办园。黄华居住的两江新区,虽然定位为“西部内陆首个国家级新区”,但教育配套建设滞后,其直管区的89所幼儿园中仅有4所公办园,占比不到5%。

送孩子进幼儿园,75.8%的受访家长关注幼儿园证件是否齐全,也有12.4%的受访家长坦言不关注。

  无证幼儿园的“作坊”式经营

“整个片区就我们一家公办园,每年的小班招生名额只有40个左右,来登记报名的起码有六七百人。”重庆主城一家公办市级示范园园长说,由于学位紧张,这几年都是至少提前一年报名,甚至提前一年报名也不能保证上得了。

按照国务院发布的《幼儿园管理条例》,国家实行幼儿园登记注册制度,未经登记注册,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办理幼儿园。未经登记注册,擅自招收幼儿的,由教育行政部门视情节轻重,给予限期整顿、停止招生、停止办园的行政处罚。

  日前,有热心网友在南京知名论坛“西祠胡同”发帖称,自己专门考察过本市栖霞区万寿村附近的十几所幼儿园,发现这些幼儿园都是无证办园,且大多存在安全隐患。他呼吁政府部门取缔这些无证园。

“一到报名季,手机都不敢随便接,各种打招呼的太多了。”另一家知名公办园园长向半月谈记者诉苦,“去年招生时,报名的队伍从半夜就开始排了好几百米,几个家长急得都要翻园墙进来。我们解释说名额满了,家长很恼火,说‘公办园不收当地娃儿,要找电视台曝光去’。”

调查中,56.0%的受访幼儿家长称自己身边有无证幼儿园。

  记者在栖霞区万寿村一带也看到,该网友反映的无证园确实普遍存在,它们大多利由小区居民楼改建,普遍缺乏滑梯等儿童游乐设施,有的甚至连个像样的院子都没有。但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就是这些设施简陋、条件匮乏的无证幼儿园,却挺受当地居民的欢迎。

  公办园不仅少,而且收费不菲。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庞丽娟联合30多名代表提交议案,建议国家尽快出台学前教育法。她还建议,继续推进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给予民办幼儿园政策扶持和经济支持,在确保安全卫生的前提下,适当降低场地、规模等准入门槛。

  根据该网友提供的线索,7月25日下午,记者找到了位于万寿村万鑫世纪苑内的一所幼儿园。幼儿园就在一栋独栋的两层居民小楼里,门口用铁栏杆围出了一小块活动场地,如果不是挂着“安琪儿幼儿园”招牌,过路行人很难注意到这是一家幼儿教育机构,因为这里既没有滑梯、跷跷板等常见儿童游乐设施,院子也很小。当记者提出想进去看看时,遭到幼儿园老师的婉拒。

记者走访发现,重庆主城一些稍有名气的公办幼儿园,除收取政府规定的保教费外,还要求家长“自愿”交一笔捐赠费,以“弥补办学经费不足”。尽管捐赠费每年少则五千、多则上万元,不少家长仍然趋之若鹜、求之不得。黄华的一位同事辗转托人找到关系,在交了3万多元的捐赠费后,终于如愿将孩子送入核心城区一家著名公办幼儿园。

调查显示,对于无证幼儿园,50.0%的受访幼儿家长支持管,36.3%的受访幼儿家长支持关,13.7%的受访幼儿家长回答不好说。

  记者随即来到万丰苑小区里的“金苹果”幼儿园。敲开铁门,记者以孩子要入园的名义咨询。这所幼儿园老师告诉记者,幼儿园有暑期托管班,收费标准是每月400元。当记者问有没有办园许可证时,她一再表示:“我们在硬件上面可能不像正规园那么齐备,但老师都是有教师资质的,对孩子也比较认真负责,家长们都很愿意把孩子送过来。”

“这是因为那些硬件好的民办幼儿园收费更高。”黄华给半月谈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上那种高价民办园,一个月的费用至少两三千元,“一年的开销比上四年大学还烧钱,普通工薪家庭哪里负担得起?”

高可欣更支持对无证幼儿园进行有效监管。“现在孩子上幼儿园这么难、这么贵,如果一些无证园办学条件还可以,政府可以督促他们加以完善,达到规定的标准,补齐证件,比一关了之更有意义”。

  这所幼儿园的负责人也坦承,他们没有社会力量办学许可证,幼儿园里面的孩子大多来自附近住户,大多数家长是冲着还过得去的办学条件和相对低廉的学费,将孩子送到这里。

民办普惠园:

李英告诉记者,虽然有很多家长挤破头都想把孩子送进她所在的公立园,但是那里已经不开办食堂了。“大多私立园还是管饭、管午休的,而且相对公立园教师到点就下班,一些私立园可以帮家长看孩子到晚上六七点。公立园对于孩子入学年龄规定也更严格,要求必须满3周岁,一些私立园会相对宽松,这都给一些工作忙的家长带来了很多方便”。

  记者从栖霞区教育局托幼办获悉,这两所幼儿园都没有在教育局注册,属于无证经营。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南京类似万寿村地区的无证幼儿园还有不少,上述两所幼儿园相比条件已经算是不错。一些在外来务工人员聚居的居民区里开设的幼儿园更像个“作坊”:租一套居民房,雇几个人,有的照顾孩子睡觉,有的做饭,有的上上课,就组成了一所“幼儿园”。

家长“不放心、看不上”

70.3%受访幼儿家长最看重幼儿园安全管理

  记者调查

公办园挤破头进不去,高价民办园又上不起,以民办公助为主的普惠幼儿园就成了很多城市家庭的选项。但半月谈记者在重庆主城走访了解到,多数普惠园因办园条件较差、师资力量薄弱,虽然提供了不少学位,但很多家长“不放心、看不上”。

调查显示,送孩子进幼儿园,受访家长最看重的三个方面是校园安全管理到位、食品卫生有保障和老师是正规幼教专业毕业。

  离家较近,学费又便宜

渝北区天宫殿街道居民张先生的女儿去年上幼儿园。“最初进了小区附近一家便宜的民办普惠园,这个园开办在农贸市场边一栋居民楼里,周围环境吵闹,孩子在半封闭的二楼上课,课外活动也只有楼顶巴掌大的一块场地。”张先生说,本来考虑到离家近,环境差也就忍了,但入园一个星期女儿就生病两次,“我和孩子他妈一商量,咬咬牙还是转到了离家远一点的高价民办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