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10日首场演出当天,则将把周豫才的天下无双故事作品请上多媒体戏剧舞台

《2666》剧照 钱程 摄

7月15日、16日,法国“如果你能舔舔我的心剧团”带来的《2666》在天津大剧院上演了两场。这部戏的导演是今年30岁的法国人朱利安·戈瑟兰,他对大部头著作情有独钟,2013年,他导演了法国作家米歇尔·维勒贝克的《基本粒子》,2016年他又将罗贝托·波拉尼奥的《2666》搬上了舞台。

波拉尼奥 波拉尼奥作品
波拉尼奥的作品有《2666》、《护身符》、《遥远的星辰》、《打电话》、《智利之夜》、《荒野侦探》等。
他死后出版的小说《2666》入选了《纽约时报书评》2008年度的十佳图书,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托妮·莫里森的新作《慈》比肩而立。
《荒野侦探》同样入选了2007年《纽约时报书评》十佳图书。能够连续两年在该榜单上获得青睐的作家,极为罕见。
波拉尼奥《2666》
《2666》是罗贝托·波拉尼奥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全书由五部分构成,被称为21世纪最伟大的作品之一。共获得美国全国书评人协会最佳小说奖,《纽约时报》年度十佳图书之首,《时代》周刊年度最佳小说,《洛杉矶时报》年度最佳小说,25年来百部最佳西语小说等奖项。
第一部分《文学评论家》讲述四个来自欧洲不同地区的文学评论家,因为共同喜欢及研究一位德国作家阿琴波尔迪而成为朋友进而成为情人的故事。几人得知阿琴波尔迪曾在墨西哥现身时,便共同前往。
第二部分《阿玛尔菲塔诺》是举家迁居到墨西哥的智利教授的故事。
第三部分《法特》,一位纽约《黑色黎明》杂志的黑人记者,因同刊的拳击口记者遇害身亡,接替那人来到墨西哥报道一场拳击赛。这部分写法上非常写实,叙述简洁有力。特别之处在于,线性叙事之间,穿插有非常多的“离题”之言,比如法特乘飞机时听乘客讲的一段海上求生故事,寻访某人时在教堂听到的大段个人独白,某个美国导演的八卦等等。
第四部分《罪行》可说是全书的高潮部分。这部分“警方报告”的罗列,让人震惊愤怒,继而失望无奈,直到只能接受这现实的残酷。对读者而言,阅读这部分将会是一次极为震撼的心理过程。
第五部分《阿琴波尔迪》回归开篇引入的悬念人物,他出场了。这个部分甚至可作为独立的历史小说阅读,讲述了阿琴波尔迪的一生。这部分的情绪悠然回荡着一首哀伤的歌曲,尽管一些细节的震撼力并不比第四部分弱,然而这更是一种尽在不言中让人既恐惧又哀伤无奈的调子。

其中携圣彼得堡小剧院《兄弟姐妹》开幕的列夫·朵金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最杰出传承者,被称为俄罗斯国宝级戏剧大师。而本届邀请展中最富传奇色彩的罗密欧·卡斯特鲁奇是意大利著名意象派戏剧导演,在他的舞台表演中,他尽可能在依赖最先进科技的同时也依靠艺术和工艺。2001年到2004年之间,他有11个戏剧作品在欧洲10个城市的著名剧场或艺术节轮番上演,此次将带来德国邵宾纳剧院的《俄狄浦斯》。

波拉尼奥对人性持相对悲观的态度,他指出,人类的贪欲、人类的动物性就是人类的死神。此外,渺小的人在滔天的罪恶面前束手无策。《2666》的文本着实庞杂,两个“黑洞”似乎一个代指空间一个代指时间,铺陈开全景式的半虚构世界。此外,文本的前后呼应相映成趣。例如,文学评论家因护卫女权而对出租车司机拳脚相向,而圣特雷莎的女权被扭曲的、几近变态的男权势力肆意蹂躏。

墨西哥女众议员一段长时间的独白是第四幕的高潮。

罗贝托·波拉尼奥自诩为托派分子,是一个相当激进的人,曾经闹革命,被被指恐怖分子而入狱,被救出去后开始从事文学创作,渐渐在文坛崭露头角,留下了一批优秀的文学作品。图片 1

摄影/ 王晓溪

有些人死了,有些人还在安心看戏,然后抽象地讨论一下人性。这真是不道德。但这就是现实,比起被唤醒“怜悯与恐惧”,人们似乎更担心被“精英主义式的人道主义”所“道德绑架”,更希望抽身事外,以便无责任地发表批评。《2666》反映出一种基本的人性,那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自私感。到了2666年,人类的生存空间将被黑暗吞噬,但人们很难意识到,正是自己造成了这样的黑暗。

第三幕讲述美国黑人记者法特被派往墨西哥圣特莱莎采访一场拳击比赛。他在圣特莱莎从媒体同行口中听说了发生在此地的连环杀人案,决定要报道这一事件,但是困难重重,曾有记者因为报道此案而遭灭口。法特也认识了第二幕主角哲学教授阿玛尔菲塔诺的女儿罗莎,她也认识连环杀人案嫌疑人克劳斯·哈斯。

在“契诃夫经典单元”,将有《樱桃园》、《万尼亚舅舅》、《三姐妹》三部作品,“法国单元”有《吝啬鬼》、《美杜莎之筏》,“解构当代单元”则有《4:48精神奔溃》、《白痴》、《戈多医生或者六个人寻找第十八只骆驼》、《斯大林·夜》,“马拉松盛宴单元”中有8小时的《兄弟姐妹》、12小时的《2666》,“桂冠剧场单元”有德国邵宾纳剧院罗密欧·卡斯特鲁奇导演的《俄狄浦斯》、卢克·帕西瓦尔导演的《麦克白》和托马斯·奥斯特玛雅的《玛利亚的婚后生活》。

图片 2

第一幕

其中,由波兰国宝级导演克里斯蒂安·陆帕改编自史铁生原著《一个以电影做舞台背景的戏剧之构想》的《酗酒者A》,将由何冰主演。《酗酒者A》的故事和人间真相都由一个唯我独醒的醉鬼说出,他在过去中看见自己诞生于父母虚伪的婚姻;和童年纯真的自己说话,警告那个还没有长大的欲望;触摸到已经离婚出走的前妻的手……由波兰新生代导演格热戈日·亚日那导演的《铸剑》,则将把鲁迅的唯一神话作品请上多媒体戏剧舞台。

面对这样一个严肃题材,观众们的焦点却放在了自我观剧体验、对导演能力的批评、对改编是否成功等的评判之上,“怜悯与恐惧”反倒落在后头。那座叫做圣特雷莎的小城发生的屠杀,与我何干?笔者认为,第四部《罪行》的目的恰恰是使人麻木,道德愧疚才被突显。死亡人数播报到最后,观众席一片手机亮屏,那一瞬间“他人存亡与我无关”的荒谬很强烈。或许,有人觉得这种精英主义式地占据道德高地让人感到不适,但生命是真实的,它不会因为我们的态度而改变——死亡就是死亡,死亡已经发生了,我们无能为力,我们才不管什么死亡,我们只在乎自己不要被道德绑架。

第二幕中哲学教授阿玛尔菲塔诺把《几何学遗嘱》挂在晾衣架上。

图片 3

当我们谈论《2666》时,只谈论场上的艺术本身,是远远不够的。

Q&A

演出时长最长的剧目是《2666》,该剧根据罗贝托·波拉尼奥的巨著《2666》改编,演出时长12小时,而导演朱利安·戈斯兰只有29岁。他的创作与当代文本紧密联系,通过对形式、叙事以及声音的重构,让剧场打动观众。一位在疯狂边缘的智利教授、一位迷失方向的美国记者、浮出水面的非法交易、失踪的警察们还有数以百计被谋杀的人们……四位欧洲的文学评论家陷入到对神秘作家阿琴波尔迪和一段爱情故事的探索中不可自拔,继而开启了罗贝托·波拉尼奥的舞台世界。

无论是对波拉尼奥原著的文本解读,对导演戈瑟兰的舞台尝试的反馈,还是对背后承载的文化语境、历史背景、社会学伦理等的把握,都逼迫每一位观众思考并言说,而在这一过程中,《2666》带给我们的意义或许超出了文艺的范畴。

在第一幕中,导演戈瑟兰就以文学研讨会开篇,四位文学评论家的身份、研究阿琴波尔迪的经历,也经由彼此相互介绍给观众。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四位文学评论家的名字,都打在巨型字幕上。直播视频投影在这一幕中用得不是太多,只是在处理多角恋以及自残的艺术家埃德温·约翰等几个桥段。这一幕首次涉及“暴力”,也只是以英国女文学评论家的独白描述了法国和西班牙两位评论家如何殴打一位巴基斯坦出租车司机的经历。

林兆华与陆帕

一纸诊断书

这一幕是小说中最黑暗的部分,以白描的手法讲述了近两百个墨西哥北方女性连续被杀害的案例。导演在处理这一幕时,同样营造了令人难以呼吸的压抑感、沉重感。“暴力”在这一幕化为直白的字幕、直击心脏的音效、闪烁的灯光。每数十个案例中间会穿插着对于犯罪嫌疑人克劳斯·哈斯的审讯,或是警察局里对于案件进展的讨论。

以“每个人与他的命运”为主题的第七届林兆华国际戏剧邀请展,将于3月4日以俄罗斯戏剧扛鼎之作《兄弟姐妹》拉开帷幕,之后,16台剧目将于全年献演于北京、天津、哈尔滨。

为了找寻伟大作家阿琴波尔迪,几位文学评论家千里迢迢来到了圣特雷莎,触摸到了这座城市罪恶的爪牙,却选择了逃避。流亡海外的智利作家阿玛尔菲塔诺在圣特雷莎当大学老师,在四伏的危机面前却陷入疯癫,女儿罗莎已经落入魔网。来自美国的黑人记者法特,原本前来圣特雷莎采访一场拳击案,却意外探听到此地正在发生的恐怖行径,搜查真相的过程阻力重重,法特救出了罗莎,而对于更多的受害者则无能为力。近二百个奸杀案被冷静地切割、叙述,一件一件地呈现在读者面前,像一个个卷宗的罗列;政府和政党腐败无能,甚至有些官员与犯罪集团同流合污;一位女议员孤独地反抗,但邪恶的势力太强大了,局部的挣扎杯水车薪。最后,从1920年汉斯·赖特尔出生,一直写到了20世纪末,而其中占据大部分篇幅的,是对二战的战争描绘。末章将前文的“线头”串联在一起,形成回环式的呼应。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田超

从小说到戏剧,是两个截然不同却又相互交融的环节,向我们发问道:文学与剧场有无边界?

剧照由天津大剧院提供 钱程 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